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您好!欢迎来到蓝精灵之家
关注我们
扫码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手机扫描直接访问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统计信息

[交流] 分享:特教老师养成记

[复制链接]
中美星星桥 发表于 2019-10-11 10:21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霸道且闲不住的职业女性。大学学了教育专业,上学期间利用寒暑假去早教及幼教机构参加实习工作。到毕业的时候,对于早教及幼教有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和自己的理念。
没毕业时就收到了所在实习机构的加盟邀请,但碍于老妈的要求,放弃了优越的邀约条件,毕业后就回了老家,然后一直在当地小学工作。因熟悉小学各年龄段的教学工作,在工作当中,坚持“低头做人,埋头做事”的原则,从普通的代课老师一路拼到副校长的职务。这样的过程,是每天忙碌充实的状态;这样的成绩,看起来是一路上升。身边的亲人朋友无一不为我点赞,表面上享受着这样的光环,而内心深处却总觉得缺点什么,似乎这并不是我想要的,这种忙碌进步又内心挣扎地状态一直持续着。直到2015年5月份,我家二宝出生之后,暂时辞职在家,当起了全职宝妈。在家带娃过程中,之前的那种内心挣扎的状态有增无减,又开始思考,我到底要的是什么?我不想待在家里,我也不要待在家里……
于是我一边带娃,一边写简历,一边在各大招聘网站翻阅招聘信息,期间有很多培训机构发来offer,都给婉拒了,因为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。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了中美星星桥山西线下中心招聘特教老师的信息,第一反应就是:这,就是我想要的!
机缘
2017年农历2月28号,这一天,对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——加入中美星星桥袁老师的“战队”。
清晰地记得那一天,我在给孩子洗衣服的间隙,刷了一下招聘信息,一条招聘特教老师的信息一下就吸引了我,于是迅速把提前准备好的简历投递过去,投了简历之后又不放心,直接找到信息里袁老师的电话,打通之后,简单地了解后,发现我符合应聘条件(最重要的是这份职业正是我心里一直无法实现的梦),机构又离我家很近,于是,直接把孩子抱起送到了奶奶家。到机构后,我见到了袁老师,简单了解之后,袁老师让我下午过来试试。
这个简单,简单到这样:
袁老师:“对工作有什么要求?”
我:“有双休,有成长的空间”
袁老师:“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班?”
我:“随时”。
袁老师:“下午可以吗?”
我:“可以”。
就这样,我激动地告诉家人下午要去上班了,家人问了一堆问题,后来对家人说:“不试试怎么能知道是什么情况呢。”记得我当时回答最清楚地问题就是关于工资的问题,我是这样回答地:“相比工资,我更关注的是我能得到什么样的成长,我相信只要有成长空间,工资不是问题的。”后来事实证明,我是对的。

当时机构除了我之外,还有两位早一些入职的老师,到机构后袁老师安排我先跟着另外两位老师的培训旁听一下,感受一下我接下来将要学习的东西,但一个下午的学习让我有点儿蒙圈儿,因为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与此相关的信息,面对一张张PPT上熟悉的字体,陌生的内容,有些凌乱和不知所措,这是我毕业工作以来第三份工作,也是第一次在不是自己所擅长的领域工作,我有些担心是否能通过初期的考核。一下午的时间很快,临近下班时间机构负责人袁老师问了我的感受,当时我如实地回答:“有点儿蒙圈儿,能否给一些学习建议?”袁老师在听到我这样的回答后,很淡定地安慰我:“不着急一下子搞明白,慢慢来”。随后交代我要利用双休的时间看几部自闭症相关的电影,并写出观后感。(备注电影名:《遥远星球的孩子》,《自闭历程》,《海洋天堂》)。而事实上,看了这几部电影后,让我对自闭症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(毕竟平时接触不到自闭症孩子),到周一开始培训时,我不再那么迷糊了,什么自我刺激、兴趣狭窄、感知觉异常、社交障碍……这些专业术语我都能与电影中的角色对上号了,第一次知道,看电影还能帮助学习。也就是这个时候,我意识到了袁老师跟我以前的老板不一样,他能引领我学习到更多的专业东西。
我用了大概两天的时间,学习了培训资料;随后,又学习了石老师录的音频课程(当时我们还没有接触到其他的网课)。自此,我便开始了康复师的征途……因为刚开始老师培训阶段没有学生,没办法学以致用,我就尝试把学到的《沟通伙伴》等课程理论用到了自己孩子身上,一遍一遍地,自己制造矛盾,然后用所学理论来解决矛盾。因为不确定用的是否正确,就一遍一遍对袁老师进行“围追堵截”式地询问,随着袁老师一遍又一遍深入浅出地解答,随着我一遍又一遍地在自己孩子身上的试错,我开始有一种“拨云见日”地感觉。

然而,这云还没拨开,似乎又给遮住了。在我们考核之后,机构开始有孩子来上课了。因为是头一批(3个)孩子,要把之前所有学习中积累到的专业知识,运用到实操当中,面对灵活多变地实操状态,我表现出淡定冷静的状态,其实内心很紧张。不过还好,从孩子适应期、到评估、再到出IEP计划,由袁老师、贺老师亲自抓,一点一点地引导我们需要做什么、注意什么、很细心、很耐心。每天下课后,家长和孩子离开机构,我就坐到教具区,一坐几个小时,一遍又一遍地解读孩子的IEP,一遍又一遍地翻腾各种教具,一遍又一遍地写第二天的课程设计,觉得差不多了就跑去找袁老师过课,解答当天教学中出现地疑问。
原本在我孩子身上实验的理论就这么轻松用了,但是用到ASD孩子身上时,会出现各种问题和障碍,当我带着这些疑问请教袁老师时,他并没有直接解答,而是系统地给我讲解NT孩子与ASD孩子的区别,讲解LSP十个学习组件与NT的关系,讲解我们的ASD孩子为什么要按照这十个组件来练。其实,每一次向我们机构负责请教问题时,从来不会“头疼治头,脚疼治脚”式地回答问题,而是系统地、全面地引导如何分析问题,启发如何自己思考、总结、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。当我说得不够全面时,老大会继续启发,直到我能全面地思考问题,并能解决这个问题为止。因此,久而久之,我的专业知识构架越来越全面,给家长解决问题时也能更彻底。我们中美星星桥的理念:培养孩子成为独立的学习者、思考者。而实际工作中,太原中心对我们康复师的培养、康复师对家长的引导、康复师要求家长带孩子的过程中,都要坚持这个原则。所谓实践出真知,我们不到三年的时间,把数名孩子成功送入幼儿园和小学,通过这些成功经验证明中美星星桥的康复理念和干预方法是对的……
就这样,每天每节课下课,第一件事不是喝水,不是上厕所,而是先在院子里扯开嗓子喊老大,找到我们负责人就开始不停地问!问!问!当然我问得不只是:为什么?是什么?更多地是:我在跟某个孩子上课时,孩子出现了某个问题,我给出了什么样的处理方式之后,孩子给出了什么样的反应,我这样做可以不?当袁老师给出肯定的答案这个问题才过,若是否定,我便继续打破沙锅问到底,甚至再推测出新的问题,进行处理方案的优化升级。
当然,以上这些只是我白天的工作常态。那么晚上,经常围着袁老师答疑解惑到10点11点是常有的事,这样的工作状态还不算结束。下班骑着破电动回到家后,看到孩子已经睡着了,竟然会心里窃喜,因为可以继续学习、备课了。在家一边听石老师的音频资料,一边记笔记,瞌睡了就半躺着睡下,笔记本都在枕边,有时会遇到在睡觉前没有做好的课题,当晚便会梦到好的方法,然后猛然起身,抓起枕边的纸笔记录下来,然后安然睡去。
当时,五音不全的我,开始在家里飙起儿歌,四肢不协调的我开始苦练律动舞动,作为手残党,练起了简笔画,老公看到我这样,还为他闺女抱不平,说我都没跟他和女儿做过这些,反而为了学生们这么玩儿命拼。当时老公这样评价我:“以前你当了那么多年的老师也没见你这样呀,真的是魔怔了!我担心你还没有帮助到自闭症孩子,自己先进了精神病院。”而我只是笑笑回答:“现在跟以前不一样,以前是工作,现在是要圆梦了。”就这样,我每天除了四个小时的断续睡眠(因为总是梦到备课的事情)之外,都是工作学习状态。这样苦打基础的状态(没有人要求我这么做,完全是自己逼自己)持续了半年之久,我终于从一个无知的小白,炼成了可以初步独立面对孩子,面对家长,并能帮他们解决问题,让他们进步的初级康复师。
能独立带孩子,当了班主任后,我认真对待每一个孩子和家长,发现当天课程结束之后,家长还有问题没有解决,便会要求家长留下,跟家长一起分析问题,制定出解决方案,并监督家长完成。发现一直完不成任务的情况,便会在午饭或者晚饭时间突击家访,继续揪着家长直面问题,并解决问题。这就是我们的课后会、家庭作业、及家访等的前身。因为有效后边被一直延续下来。
破茧
我虽然不算聪明,但是我懂得笨鸟先飞的道理,在专业知识方面付出了很多努力,我们负责人也会用心给予教导,再加上中美星星桥课程不断更新,所以成长的速度相对不算慢,一路走来也几乎很少在专业方面遇到大问题。
然而,我也有致命的短板,甚至说某些优点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了我的缺点。了解的家长都知道,我的性格比较耿直,不会圆滑,不懂人情世故。强烈地责任心,要求我必须完成既定任务,在工作中我的任务就是让家长进步,让孩子进步。所以,在执行过程中,会接受不了我的任务完成的有折扣,在跟家长沟通过程中,一些家长会接受不了我的做事风格,觉得太过强势,甚至发生过不止一次的争吵。当然,在最初我觉得很委屈,我吭吭哧哧为了你们好,你们还跟我吵架。但是,每一次有这种争吵行为时,我们负责人从来没有站在领导的角度去骂我,而是以家长的身份跟我促膝长谈,在谈地过程中,让我明白了,作为一名康复师,应该如何站在家长的角度去思考问题,如何才能真正的同理到家长,做到有效沟通,最终在愉快的氛围下完成既定任务,家长与我也建立起了良好的信任与合作的关系,并且这种信任关系在孩子毕业之后依然会延续着,所以,时不时的我会收到远方的家长发来的捷报!
经历过这些之后,我在这一块儿成长了很多,跟家长沟通不再张牙舞爪,而是“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”,做到真正的温柔的坚持。后来,我常常被家长请到家里去调节家庭内部矛盾(因为在带养孩子方面家庭成员之间有意见分歧),通过“专业调节”,有些家庭的家庭带养环境便有所改善,并被家长给封了一个官儿——“家庭调解员”。这是我努力克服自己致命缺点之后“破茧”的结果。

不多废话,我会用行动证明我要紧跟团队的步伐,努力学习,继续提升自己。为更多的有自闭症孩子的家庭提供更科学有效系统完善的康复支持。
最后,我想说:“可爱的星宝宝,未来很美好,在你们成长的道路上,我,一直在……"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精彩评论1

 楼主| 中美星星桥 发表于 2019-10-11 10:22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每一个特教老师都是伟大的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布主题
  • 资讯·新闻·生活信息
  • 快扫一扫关注我们
  • 关注有好礼,千元礼券任性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