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您好!欢迎来到蓝精灵之家
关注我们
扫码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手机扫描直接访问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统计信息

[机构之声] 18岁自闭症男孩,靠一支陶笛逆袭:获全国金奖,还做了老师

[复制链接]
С 发表于 2019-12-28 10:34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缓缓拿起陶笛,手指一按一抬,12月1日,在中山市“更好的未来”星青年创业慈善晚会上,18岁的自闭症青年梁子键再一次吹起《送给妈妈的歌》。 台下,子键妈妈黄少红早已红了眼眶,即使这首曲子,她已经听了无数次。 妈妈没有想到,曾经那个一声不吭,面无表情的自闭症儿子子键,有一天能在全国大赛上,拿下陶笛金奖,也没有想到,子键能成立自己的工作室,成为一名陶笛老师。

从普校到特校

妈妈和自闭症儿子经历了什么?

  摸出药瓶,倒出三粒药,黄少红一口将药咽下,希望能换来一夜好觉。   2003年,自2岁的子键在中山市博爱医院被确诊为中度自闭症后,看着不会说话、对外界没有反应的儿子,黄少红的精神撑不住了。晚上,她难以合眼,白天,又容易生气,无奈之下,只能求助于安神药物。   作为一个农村姑娘,黄少红初中毕业出来打工,在工厂遇到了丈夫。生活虽然一直朴素平淡,但也算顺风顺水,直到子键被确诊自闭症。   

黄少红和小时候的子健




那段日子很难熬,但黄少红看着因迁就自己而战战兢兢的丈夫,尚未长大的大儿子以及需要帮助的子键,她明白,不能再消沉下去了。

  

在医生的建议下,子键在医院做训练。这期间,有家长建议黄少红带子键去专业的干预机构,那位家长说自家亲戚的自闭症孩子在干预机构训练后,已经会说话了。

  

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黄少红赶紧找到了这家机构,并把子键送了进去,因为已经3岁的子键还不会说一句话。

  

经过一年多的干预和两年的幼儿园融合,子键能够自己穿衣服上厕所了,也能简单交流,黄少红顺势将他送进了普通小学。

  

刚入学,子键参加考试就考了80分,黄少红激动不已,她甚至认为,子键终于可以过普通人的生活了。

  

可随着年级的增加,问题出现了。

  

小学四年级,各种理解类的题目增多,子键的成绩急剧下降,语文和数学都无法及格,只有英语还维持在及格线上。

  

上小学时的子键(一排右一)




更严重的是,子键的不同之处越发明显,反应慢、自言自语、甚至捡地上的东西吃……同学们也经常会追着子键跑,一边打他的后背,一边大喊给他起的绰号“傻鸡”。

  

有一件事让黄少红印象尤其深刻。一天放学,子键一回到家便崩溃大哭,还一直说踩到脚了,黄少红一看,子键的脚已经被踩得出血。从子键磕磕巴巴的话中,黄少红得知,是一个叫天明(化名)的孩子跟在子键后面,一脚一脚地踩子键的脚后跟。

  

黄少红忍不了,拽着子键,冲到了天明的家里。

  

“骂不出口,他也是个不懂事的孩子。”黄少红让天明(化名)叫自己一声阿姨,和他说子键的情况,看着天明羞愧的样子,黄少红拉起了两个孩子的手,让他们两个做好朋友。

  

成绩的下降、同学的欺负,让黄少红越发担心,子键进入初中后会更举步维艰,思虑再三,她将子键送进了特校。







一节音乐课后

老师心甘情愿“开小灶”

  

2014年9月,子键进入中山市特殊教育学校,每周回一次家。

  

一次子键回来后,手上多了一个陶笛,不懂音乐的黄少红,不知道这是什么,还以为是一个小玩具。但不久后,子键的音乐老师——伍俏霞老师打来电话,她告诉黄少红,子键很有音乐天赋。

  

刚开始,伍俏霞对子键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,但在第一节音乐课后,她发现了子键的不同。

  

虽然子键面无表情,眼神空洞,但他的身体却会随着音乐摇摆,手指哒哒哒,敲出一串节奏。

  

伍俏霞见子键对音乐敏感,手指又纤长,就将他带到钢琴老师面前,但当时钢琴老师的学生已经满员,伍俏霞只好拿出自己还不太熟练的陶笛,让子键试试,没想到,一个下午,子键就学会了入门曲小星星。而伍俏霞初学时,把音阶吹准,就用了整整一天。

  

子键第一次学习陶笛





子键对陶笛也表现出了高度的专注,虽然从他的脸上没有表情,看不出他对陶笛的喜恶,但他手却一直跟着伍俏霞一开一合。偶尔眼神会从陶笛上飘走,或者开始自言自语,但伍俏霞鼓励他一下,他就又进入状态。

  

从那以后,子键就成了伍俏霞的入室弟子。




每到课间和午休时间,伍俏霞都要把子键拉到自己的办公室,教他陶笛指法。晚上回到宿舍,伍俏霞还要嘱咐生活老师,盯着子键再多练一会儿。

  

伍俏霞和子键

  

除了陶笛外,子键在特校还会学习洗车、烹饪等职业课程。伍俏霞说,“每次上完其他课程,子键都会被任课老师蛊惑。”




上完烹饪课,伍俏霞会听到子键说,“我要去做厨师了,不能学陶笛了。”因为上完烹饪课就能吃东西。






上完汽车美容课,子键会说,“我以后想去洗车。”因为洗车能得到代币去买零食。

  

有一次,伍俏霞去叫子键过来训练,子键却摆出一副大人的样子“哎呀,我现在很忙的”

  

这让伍俏霞哭笑不得,于是她想出一招激将法。

  

“洗车累不累,洗车场热不热?”“搬东西是不是很辛苦?”

  

子键如实回答:“累,辛苦。”

  

“还是学陶笛好对不对?”

  

每次子键想要放弃的时候,伍俏霞总有办法把他拉回来。

  




全国大赛

自闭症少年和普通人同台竞技

  

经过两年的训练,子键进步神速,先后学会《龙的传人》《送给妈妈的歌》《苗岭的早晨》等曲子。

  

2016年7月,看着子键陶笛吹得越来越好,伍俏霞决定,报名参加北京全国陶笛之星大赛。

  

当时伍俏霞没报有多大期望,只想着重在参与,给子键一个机会去历练。

  

但伍俏霞没有想到的是,子键竟从450名选手中脱颖而出,一路杀到决赛。

  

得知子键闯入决赛,还要北上首都,妈妈黄少红非常惊讶,她曾以为学陶笛只是子键的一个爱好,一个让他不到处乱跑的方法,却没想过,陶笛能把子键带到全国舞台。

  

因为家庭拮据,黄少红不能陪子键一起去北京,子键的参赛费和路费还是由学校家委会筹集,黄少红只有反复嘱咐子键,一定要好好听老师的话。

  

到了北京,伍俏霞发现,入场前,子键一直攥着陶笛,不停地练习指法,嘴里还嘟囔着乐谱。




子键紧张的表现,让她激动不已。因为之前的比赛中,无论大小,子键都是呆呆地坐在那里,但这次,子键似乎知道比赛的重要性,知道紧张了。

  

凭借一首《小步舞曲》,子键拿下了少年B组的金奖,在舞台边揪着一颗心的伍俏霞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


而在电话前,从早上等到下午的黄少红,难掩激动,大喊“好!好!”



获得全国陶笛之星金奖后,子键与伍俏霞拍照留念





伍俏霞回忆,比赛结束后,评委找子键交谈,这时子键在舞台上的神采渐渐收敛,眼神左右飘忽,还一直点头。评委这才知道子键是个自闭症少年,他大感意外,连连对子键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

离开北京之前,站在宾馆的窗前,子键又开始自言自语,伍俏霞隐隐约约听到子键说“毛主席爷爷我要回去了,我以后我再有机会我再过来看你。我要冲出中国,冲向世界。”

  

伍俏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又追问了一遍,“你在说啥?”

  

子键重复了一遍。

  

伍俏霞知道,子键的内心有了小小的变化,从封闭到开放,从冷漠到温暖,自闭的门慢慢打开,与外界产生了连接。

  

这次大赛后,为了提升子键的社交能力,伍俏霞开始把子键拉到各种私人活动中,比如朋友聚会、公司年会等,或是让子键上台表演,或是让自己的朋友和子键沟通....

  

子键练习和钢琴合奏





现在,子键能完成基本的沟通,你一句我一句,不太深奥的问题,子键都能回答。除了吹陶笛,子键还和同学一起打篮球,帮花店送花。“就是有点贪吃,看到好吃的东西,他就不管别人了。”伍俏霞笑着说。

  

子键的每一个进步,伍俏霞都看在眼里,从14岁进入特校,伍俏霞就接过了黄少红的担子,成了子键的半个家人。

  




自闭症少年成为老师

教特殊孩子吹陶笛

  

今年7月,子键从特校毕业,他能从事什么工作?




这成了摆在黄少红和伍俏霞面前的难题,黄少红曾想让子键和爸爸一起做零工。但伍俏霞觉得,如果让子键在特校做陶笛老师,每个月不仅有两千块收入,同时还能发挥他的天赋。最终,黄少红被说服了,她们商量着,为子键筹划一场创业慈善晚会。

  

经过近半年的筹备,12月1日,“更好的未来”星青年创业慈善晚会在中山市举行,子键在台上表演了《苗岭的早晨》《战马》等高难度曲目,还吹奏了一首意义深远的《送给妈妈的歌》。

  

这天子键身穿红色中国风演出服,衣服的左侧,绣着一条腾飞的龙。

  

子键身穿红色演出服,吹奏《战马》




600余人参加了这场晚会,共筹到5万余元,伍俏霞说,这些善款将用于筹办工作室和购买设备,就像晚会的名字一样,给子键和更多自闭症孩子一个更好的未来。

  

虽然目前工作室的场地还没有确定,但相关业务已经开展。目前,子键教三四个特殊孩子吹陶笛,偶尔他也会外出表演,赚取出场费。

  

子键每天的生活也基本固定,8点起床,坐1小时的公交到特校练习陶笛,下午2点到4点,伍俏霞会辅导子键如何教授别人吹陶笛。


在伍俏霞看来,子键虽然陶笛技术没问题,但他的理解能力和表达能力还是偏弱,有时候还会没耐心,这些都需要慢慢改善。

  

而在教学中,子键教的也不是零基础的孩子。伍俏霞会先教会学生基本的陶笛知识,之后才让子键来教指法。子键有时脾气上来,还会对学生说,“你怎么这么笨,怎么教都教不会。”

子键教学生吹陶笛



离开了外界的辅助,子键能否独立教学?这是伍俏霞最关心的问题。


目前,子键可以独立给特殊孩子上课,但教普通孩子还有一定困难,因为特殊孩子更多需要的是示范,而普通孩子在学习中对乐理知识、谈吐的要求更高。

可能自闭症的特质会伴随子键一生,但伍俏霞却并不灰心,她还想带着子键冲出中国,冲向世界呢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精彩评论1

撑一把纸伞 发表于 2019-12-28 10:34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们这有个人小时候六七岁才说话,8岁上一年级,又是留守儿童爷爷奶奶没在意也没管过,现在智商高的不得了,口才也好,还是公司领导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注0

粉丝0

帖子72

发布主题
  • 资讯·新闻·生活信息
  • 快扫一扫关注我们
  • 关注有好礼,千元礼券任性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