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您好!欢迎来到蓝精灵之家
关注我们
扫码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手机扫描直接访问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统计信息

[机构之声] 孤独症儿童教育——不做孤独遥远的“星星”

[复制链接]
西大快点 发表于 2019-12-9 21:3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// 孤独症儿童教育——不做孤独遥远的“星星” //

11月16日消息,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日前表示,其“脑机接口”研究公司Neuralink开发的技术将可以帮助治疗与大脑相关的许多问题,包括自闭症。此消息一发出,又将自闭症推入大众的视野,且不论未来状况如何,当下,自闭症尚没有“神奇”又完美的治愈方法,而最好的选择便是尽早干预、针对教育。

北碚区奔月铁路幼儿园特教部有许多“不一样的孩子”,他们年龄最小的2岁半,最大的也才6.7岁,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“来自星星的孩子”。在我国,这是我们给孤独症人士的一个“浪漫”的标签 。这样一个标签,很直接地给出孤独症人士的画像:孤独症人群和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群。他们不会说话、无法交流、不会互动、不能明白我们的意思、而且有怪异行为,因为他们来自地球之外,是来自外星球的物种。

但在铁路幼儿园中,我们看到,这些孩子也会彼此嬉闹,会和老师握手拥抱,有些孩子在短暂的相处中,基本很难发现与普通孩子有任何异样。 孩子们的下课时间

众多的自闭症儿童里,记者在其中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孩子。他的名字叫豆豆(化名),豆豆今年三岁半,来到铁路幼儿园已经有一年左右的时间。之所以与他人不同在于他不是本地人,豆豆如今家住合川,他每天要由外公开车接送上学,来回需要近两个小时。

豆豆的外公今年57岁,三年前被确诊为淋巴癌,由于父母白天都要工作,就由外公每天早上七点多送来北碚,考虑到时间和费用的成本,为减轻家庭的压力,豆豆只在北碚铁路幼儿园上半天的课,中午便由外公接回家,下午则在家附近的普通幼儿园上课。

    北碚

铁路幼儿园

豆豆妈妈高女士说左左两岁多时确诊为孤独症,之后便到铁路幼儿园上学,之所以选择这所学校,是因为此类公立学校会进行补助,且铁路幼儿园是离家最为近便的特殊幼儿园。今年11月,正好是豆豆来到铁路幼儿园一年的时间。

这一年以来,在铁路幼儿园的帮助下,豆豆的行为有了极大的改善,从不说话到说话;从一个字两个字,到一句话;从被动回答,再到主动沟通,小孩不断的进步也让全家人看到了希望,希望他早点回到正常轨道。自己自然更希望孩子可以接受更多专业的特殊教育,但是合川并没有此类的教育学校,而举家搬到北碚对于家庭来说压力太大,所以每日上半天的特教课就是她们现在可以为孩子做的事了。

关于豆豆的后续教育问题,高女士觉得,如果行为恢复良好,能够融入到正常孩子的群体之中,有能力接受普通教育,自然最好。但也会听取老师的意见,视具体情况来定,选择最终是上普通学校还是特殊教育学校。但无论如何,自己都会让孩子一直接受教育,毕竟,豆豆虽然是孤独症患儿,但也是一个需要学习的孩子。

而谈及作为孤独症儿童家长希望相关政策有哪些改进时,高女士表示,希望合川也能开办特殊教育幼儿园,补助学校范围能够扩大。此外,她还提到,愿能够进行相关措施将孤独症筛查意识普及,因为自己开始时并未对孩子的一些特殊行为,比如不会说话、不跟其他小朋友玩耍、眼神躲闪等足够上心,但好在听取了身边人的意见,才能及时确诊并尽早治疗。

作为豆豆特教老师的董老师告诉记者豆豆在一年以来的性格转变,病情好转,长期坚持,今后可以更好的融入平常人的世界。自闭症对孩子的影响深远,虽然目前尚未有完全治愈自闭症的方法,但只要能尽早发现,尽早治疗、干预,改善效果就会越好。“即便有些孩子可能以后需要家长终身看护、照顾,我们的教育也能让孩子尽可能感知世界,减轻他们家庭的负担和压力”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(孩子们跟随老师做游戏)

豆豆所在班级水果班的许多小朋友,在进行了针对性的学习后,都有了很大的进步。从控制不住情绪,甚至由于感知误差,对幼儿园老师拳打脚踢,到懂得听从老师的指令,跟随老师一起做简单的小游戏等等。

董老师也常常在下班时间也会和家长通话长达几个小时。有的家长为了避免孩子遭到异样的眼光对待,对自己的亲戚朋友都会选择隐瞒孩子的病情,这时,老师就成了唯一的倾诉对象。除了与小朋友们相处,与家长进行沟通,帮助他们缓解心理压力,鼓励他们坚持下去,也是董老师工作中十分重要的一个部分。

西南大学爱心社定期组织志愿者来到铁路幼儿园进行志愿活动,“我每周四基本上有时间就会来这里做志愿,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有些害怕,因为不太了解这些孩子,很怕他们伤害到我,但是一年左右的志愿活动让我了解到他们和我之前想的不一样,他们只是感受这个世界的方式和我们不同,但他们也一样可爱”,来自经管院的大二的学生志愿者这样说。

孤独症不会传染,孤独症儿童也同样需要被关怀,同样值得享受童年的欢乐和被教育的权利,特殊教育学校也不该被“隔离”、被忽视。每个自闭症家庭要面对的问题,都是个例,因为没有一个孩子的情况是一样的。但在每一个家庭背后的问题是一致的:信息闭塞、专业机构与老师紧缺、经济压力与社会歧视。

“我自闭了”“我想开了”“我就是个自闭儿童”……这些是如今的年轻人爱挂在嘴边的网络用词,用以表达自己压力大、情绪不稳定、不想与人沟通。说起自闭症,很多人的印象中立马浮现这几个关键字:不说话、性格孤僻、心理问题等等。受到媒体宣传影响,也有人认为,自闭症孩子都是天才,生来与众不同、天赋异禀。更有些人会说“我小时候得过自闭症,不爱交朋友,长大后就好了”。 网上关于“自闭”的表情包

但其实,这些看法都是错误的。自闭症又称孤独症,是广泛性发育障碍(pervasive developmental disorder,PDD)的代表性疾病,病因至今尚不明确,只有很小部分自闭症儿童在数学、音乐、记忆、日历或科技领域有超越常人的表现,绝大多数自闭症儿童并不具有这些能力,并且存在社会交往障碍、交流障碍、兴趣狭窄和刻板重复的行为方式。

自闭症并不罕见,《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III》的数据显示,自闭症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,报告援引美国最新统计,自闭症儿童发病率已由2009年的1/88,上升至现在的1/45。报告称,中国自闭症发病率达1%,目前自闭症谱系障碍人群已超1000万,其中12岁以下的儿童约有200多万。

而重庆市公办特殊教育综合学校共有十九所,分散于北碚、渝北、武隆、酉阳等十多个不同区县。不难想象,这无疑给像左左这样的许多孤独症儿童的家庭带来了许多不便。

但孤独症儿童教育路途上的障碍不止这些。不少孤独症儿童家长表示,自己很担心孩子在学校受到欺负、排挤,而这种情况也的确存在且不在少数。孩子长大,对普通家庭来说,是希望,对自闭症家庭来说,更多的是恐惧。现实并不像《雨人》或者《海洋天堂》一样美好和理想。

(《雨人》及《海洋天堂》均是以自闭症人群为主角的电影作品)

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可以给予给他们的,就是正常的眼光与多一点的关爱。



第26组

指导老师|刘丹凌

编辑|姚澜 何汝霖

图片来源|记者拍摄 网络 扫码关注



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:西大快点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精彩评论1

独暖 发表于 2019-12-9 21:32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自闭症患者好可怜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布主题
  • 资讯·新闻·生活信息
  • 快扫一扫关注我们
  • 关注有好礼,千元礼券任性送